首页 >> 诗词大全 >>吴文英的诗词>> 古香慢 赋沧浪看桂原文_吴文英的词

《古香慢 赋沧浪看桂》

拼音:gǔ xiāng màn fù cāng làng kàn guì 真人发声
体裁:朝代:宋 作者:吴文英

古香慢 赋沧浪看桂赏析:

怨娥坠柳,离佩摇荭,霜讯南圃。
漫忆桥扉,倚竹袖寒日暮。
还问月中游,梦飞过、金风翠羽。
把残云、剩水万顷,暗熏冷麝凄苦。
渐浩渺、凌山高处。
秋澹无光,残照谁主。
露粟侵肌,夜约羽林轻误。
翦碎惜秋心,更肠断、珠尘藓路。
怕重阳,又催近、满城细雨。

吴文英的其它诗词:

吴文英简介:

吴文英(1200?—1260?)字君特,号梦窗。晚号觉翁。四明(浙江宁波市)人。终生不仕。曾在江苏、浙江一带当幕僚。他的词上承温庭筠,近师周邦彦,在辛弃疾、姜夔词之外,自成一格。他的词注重音律,长于炼... > 更多介绍

古香慢 赋沧浪看桂鉴赏:




沧浪指苏州沧浪亭 ,在州学之南 。这首《古香慢》是吴梦窗的一首咏物词,所咏之物即为沧浪亭的桂 。从词风和内容看 。此词大约写于理宗淳祐三年(1243),反映的是词人面临南宋衰亡的哀感。

此词写于重阳节前 ,一开始就写秋气萧瑟。“怨娥坠柳 ,离佩摇葓 ,霜讯南圃 。”以景物起兴,以“霜”点时节,引入本题。写背景,用的是半拟人化手法 。“怨娥”指柳叶,柳叶像愁眉不展的怨女一样从枝头坠落。“离佩”指水葓即红蓼的红色花穗分披。像分开的玉佩一样,摇荡着红蓼。然后归结到秋霜已来问讯南圃 ,意指秋天到了。“讯”也是拟人化的字眼。

词随后写“漫忆桥扉 ,倚竹袖寒日暮”,就是用拟人手法写桂。词人看到桂,引起无限遐思,漫想是佳人薄袖凌寒 ,日暮倚竹。“桥扉”即小桥通往宅院的门 。下二句另作别想:“还问月中游,梦飞过、金风翠羽。”问是问桂,疑是梦游月宫时,有金风吹来、翠鸟飞过、似曾相识的桂树。到此就点出了沧浪亭桥头的桂树。时间已近傍晚,上片最后二句“把残云剩水万顷 ,暗薰冷麝凄苦”,又转笔到桂花的现实处境来。日晚云残,天寒水浅,桂树只把周围云水以自己的冷香薰射,内心含着莫乎名状的凄凉悲苦。从第一句起,直到写桂,中间比拟佳人,设想月桂,是顿挫之处,寓有今昔不同之感。写杨柳红蓼及桂树与修竹、云水相依的地方、则完全是体现沧浪亭一片寂寞无主的悲凉,其悲哀远过于“庭草无人随意绿”、“空梁落燕泥”。

下阕,便紧接着“无主”写沧浪亭的情境,再转到看桂上 。“渐浩渺、凌山高处。秋澹无光,残照谁主 。”一片寒波渺茫,是登上山之高处所见,然后明写词人的感想 :沧浪亭的一片冷落淡漠的秋色 ,这斜阳秋树的主人是谁呢?后一句分明是寄托了濒于危亡、国事无人管的沉痛,这种境界,不仅仅是韩王已死,园林无主的一般诉说。随后又转入本题,再用拟人化手法写桂:“露粟侵肌,夜约羽林轻误。”这里借用《飞燕外传》“ 飞燕通邻羽林射鸟者,⋯⋯雪夜期射鸟者于舍旁,飞燕露立,闭息顺气,体温舒,无疹粟(毛孔不起粟)”的故事 ,却一反其本意,因为桂的花象积聚在一起的金粟,所以说露下侵肌生粟,是入夜约会过羽林郎而被他轻率误期的缘故。这一笔从寂寞无主境况中宕开,写眼中的桂花,用笔很美。然而又陡转入更深一步的悲惜 。下二句“翦碎惜秋心,更肠断、珠尘藓路”,因桂花小蕊,故言“碎”,又以“翦碎”为言,似乎桂花之所以是小蕊,乃惜秋而心碎之故 。此二句极见词心之细 。最后写:“怕重阳,又催近 、满城风雨。”用宋人潘大临“满城风雨近重阳”句意,但语言颠倒错置,说:怕重阳将近,又催得满城风雨。这是紧逼一步的写法,句意重点落在随后的“满城风雨”四个字上 。不但桂花正纷纷落下,而且葬花天气一来,桂花将不可收拾。但他又不明白写出,只做含蓄的示意,以淡淡的哀愁寄寓苍凉的感慨。

吴梦窗这首词字眼用得美而生动,层次亦极分明,上下阙一开始都是先横写境,然后纵写桂。上阙发挥了自己充分的想象力,用拟人手法写出了桂的美,然而处境凄凉,又写出其与修竹云水相依的寂寞。下阙写残照无主,一片荒凉,再转用拟人法写桂的寂寞无主,在悲寂无廖之中孤独地凋谢了。词中处处有令人感到内心沉痛的情感显现,真是极精之品。

相关诗词:

最新评论 评论

loading 评论加载中...
诗词大全 词典网 www.CiDianWang.com